自食其酒

2020-08-01分享


罗善为和我及老婆是大学的同学,彼此已很长时间不联系。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因为业务关系,周六要到家里来做客,并...《自食其酒

罗善为和我及老婆是大学的同学,彼此已很长时间不联系。一天,他突然打来电话,说因为业务关系,周六要到家里来做客,并与我两口子痛痛快快喝餐酒,不醉不罢休。于是我特意到一家“茅台专卖店”买了两瓶茅台。

周六,罗善为如约而至。好久不见,他言谈举止,俨然一副老板派头。一阵寒暄后,得知他一直以来在做白酒生意,市场已拓展很大,连我的家乡都有其客户。

“开饭喽。”老婆弄好饭菜,示意我们于饭厅用晚餐。

“老同学,怪酒不怪菜。没什么好的招待,莫见外呦。”老婆见我和罗善为进入饭厅,开着玩笑。

“哎呦,连国酒都上了,你夫妻俩还这样谦虚。”罗善为笑容可掬。

“来,我来斟酒。”彼此落座后,我拧开瓶盖,将三个杯子满满斟上。

“为了同学的友谊地久天长,这第一杯酒,一口干!”我提议。

“干!”老婆附和。

“干!”罗善为毫不含糊。

第一杯酒下了肚,当我正欲斟第二杯时,只见罗善为不自然地将左手掌压在空杯上,若有所思。

“老同学,你这酒是别人送的吧?”罗善为问。

“怎么了,你以为还有人向我行贿不成?”

“这送酒人也太缺德了,连这种酒也敢拿来送给你?”

“哦,这是我昨天才买的,是在一家叫‘鑫发’的专卖店买的。”

“鑫发’专卖店?那老板的腿有点瘸,是吗?”

“嗯,好像是。”

“得了,这酒就不喝了,等我去车上拿两瓶好的来喝。”罗善为不等我反应过来,起身就走出了门外。

望着罗善为的背影,我突然若有所悟:“难道‘鑫发’也是他的客户?”


Tag:自食 , 其酒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