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为定

2020-08-02分享


 这天上午,我正在家里睡觉,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我是...《一言为定

  这天上午,我正在家里睡觉,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我是胡亮啊!我打电话到您办公室,你的同事告诉我的。”

胡亮是我15年前的一个学生。

“杨老师,您还记得15年前的那场班会吗?”胡亮问,怕我不明白,又进一步提醒说,“就是2000年元旦的那个班会。我们有个约定的,2015年的元旦,初三(1)班全体同学要回到学校,和您相聚的。”

我想起来了……

那时,我还在一所叫枣树中学的学校教书,是初三(1)班的班主任。2000年元旦那天,初三年级依旧上课。早上,我来到班级里,开个班会。班长胡亮建议,15年后的2015年元旦,初三(1)班56名同学,人不分贵贱,地不分南北,全都回到枣树中学,回到我身边,我们再次开个班会。

胡亮这个颇具浪漫色彩的建议得到了青涩少年们的叫好,我也表示赞同。

转眼间,15年过去了。沧海桑田,我和学生们都发生了变化。他们大都走出校园步入社会。而我也从那个偏僻的镇中学来到了深圳。15年来,我只在几次春节的时候回到父母身边。老实说,快节奏的工作和生活已经让我忘记了那个有些浪漫的约定。

现在,胡亮又提起那个约定,我支支吾吾地说:“工作太忙了,我可能走不开。”

胡亮说:“杨老师,我知道你在深圳忙。不过,这个班会我们还是要开的。一言为定的事情,不能爽约的。”

我一愣,这小子该不会把班会搬到深圳来开吧。当年的青涩学子们,现在已经步入社会,分布在五湖四海,要把大家聚集到一起,难度系数不小啊!

胡亮问:“杨老师,元旦那天你们会放假吧,班会准时开!在此之前,你要准备好班会讲话稿哦。初三(1)班的全体学生都等着聆听你的谆谆教导呢!”

我问会议地点,胡亮嘿嘿笑着说,暂时保密,到时候给我一个惊喜。

这之后,胡亮再也没有联系我,也没有其他学生联系我。我怀疑这场班会将不了了之,但还是准备好了讲话稿。

元旦终于到了,上午九时许,另外一位叫孙阳的学生打来电话。简单地问好后,她说,班会马上开始,胡亮正在组织大家进入教室,要我准备好开讲。

我惊讶地问:“孙阳,你们不会真的到深圳了吧?”

孙阳咯咯一笑说:“我的杨老先生,你当我们还是小孩啊,我们也都忙得要死。哪有可能一个不落地到深圳集合。”

“那你们在哪里?”我问。

“请登录你的QQ,我告诉你一个QQ号,是我们初三(1)班QQ群。班会就在那里开。”孙阳说。

原来如此!

上了QQ,加了群,我的小企鹅就闪个不停,叫个不停。它们在提示,学生们向我打招呼呢:问好的,做鬼脸的,鼓掌的,献花的,还有发各种各样古怪搞笑图案的,把我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群主胡亮发话了:上课了,肃静!都别说话!狐狸的尾巴,你把网名改过来,全部实名制,免得杨老师认不出。

我插话问“狐狸的尾巴”是谁。

胡亮说:“刘铁!他以为自己穿个马甲大家就认不出了。快改过来!”

我暗自发笑。

群里真的安静下来,像课前时分的肃静。胡亮说:“班会正式开始,请杨老师开讲,欢迎就不需要了,大家安静听就是。”

我忽然就有了回到讲台上的神圣感,还清了清嗓子,清完后才发觉没有必要——我不是在说话,而是在打字。

打字也可以神圣,我很庄重地打出:徒儿们,你们好吗?我爱你们!

聊天界面上闪现出一个个流泪的表情,我的学生们在表达着激动。

我又打出:大家说说自己目前的状况吧,按照学号从小到大的顺序,别乱套!

学生们规规矩矩地执行着我的指示,先说话的是学号为“1”的朱文熙:杨老师,我从上海交大毕业后工作了几年,现在在中科院读硕士。我永远记得初三下学期你给的那记耳光。不是记恨,是感恩!

朱文熙这小子聪明绝顶,在初三那年,他迷上了网络游戏,怎么教育都没有效果。我勇敢地给了他一记耳光,那之后,他才改邪归正……

2号王佳美:杨老师,我从师大毕业了,现在在母校当老师。我常把自己和你做比较,看看我有没有像你那样为人师表……

我很欣慰,当老师的时候,是捧的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27号刘明申:我现在在上海滩混,捡垃圾!各位别笑,杨老师你放心,我会捡出名堂的,我要做垃圾大王……

36号杨超:杨老师,我结婚了,人长得帅容易被人攻击。我老婆拿下我,不过我很幸福,我爱李欣。

我插话道:哪个李欣?是你座位后面的李欣?小子,当初我就发现你们俩有那个苗头哦!

38号李欣:杨老师,是我。

李欣发过一个脸红的表情:早恋使我们学业无成,可是我们向你保证,会好好相爱,把日子过好……

本来是个喜庆的话题,我却莫名其妙地流泪了……

56个学生自我介绍完毕,又轮到我讲话。我说:徒儿们,15年前,我每天对你们唠叨的是这样一句话——好好学习。15年后的今天,我要向你们说:好好生活……

班会快要结束了,我们相约下一个15年再开一次班会,而且要把这样的班会永远开下去。

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我们一次次地说着再见,但都不肯走,最后,我只好先离开……

2015年元旦的班会,让我一直沉浸在温情里。我高兴,15年前我们有了一个美好的约定;我欣慰,在忙忙碌碌的人海里,还有这样一些人,守望着诺言,兑现着约定;我庆幸,对同学们隐藏着一个秘密:我之所以没有答应回到学校,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我失业后新进一个单位,我怕再失业,在新单位里唯唯诺诺如履薄冰,不敢请假——我不想让学生们看出我的老态和苦楚。

但是后来,我也知晓了学生们的一个秘密。胡亮——那个约定的倡导者、前期工作的组织者,他没有参加那个班会。就在元旦前的一天,这个在矿井挖煤的民工,因为矿井发生瓦斯爆炸,永远离开了我们。班会上的胡亮,是孙阳扮演的……


Tag:一言为定

上一篇:钟情树的传说
下一篇:减肥秘诀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