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在逋尽

2020-08-09分享


看了电影“人在逋”之后,突然想起当年的一桩旅途趣事,就写下来作个纪念。1995年,我...《我的“人在逋尽

看了电影“人在逋”之后,突然想起当年的一桩旅途趣事,就写下来作个纪念。

1995年,我在福建省德化县第八中学任教。当年教师的工资实在是太低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想给两岁的儿子买点好一些的奶粉都办不到。生活所迫,经朋友介绍,我到一个姓林的朋友开的一家卡拉OK歌舞厅兼职打工。

我的工作是放片、调音。那时可没有电脑,卡拉OK里用的是两台LD影碟机,顾客点歌后,得及时从几百张影碟片中把顾客点中的那首歌找出来,并放入影碟机中准备着,还要适当调节配乐和麦克风的音量,工作不繁重,但时间比较长,天天得熬夜,通常得营业到凌晨2、3点,有时还得持续到天亮。

我那时年轻身体也好,这份兼职又不影响我学校的工作,林老板给我开的月工资是学校的近两倍,虽然累点,也就咬牙坚持下来了。

7月25日,有一位顾客来预订要包下歌舞厅一个晚上开生日派对,时间订在7月28日晚上20时开始,并预付了3000元订金。

事有不巧,26日晚上,因供电所的变压器出故障,瞬间的强电流把两台影碟机都烧坏了。因为LD影碟机是进口的,而且价格不菲,在当时一般家庭使用的人不多。27日白天,我和林老板跑遍了整个县城也找不到一家维修店有替换的零件。而且也没有一家电器店有影碟机的现货可买。

有一个维修电器的朋友建议我们去省城福州试试,那边肯定能修得好。

林老板找一个朋友借了一台影碟机先对付用着,当天晚上就决定去福州一趟。

那时的交通可没有现在这么便利,德化到福州的距离有两百多公里,走这条路线的旅客不多,去福州的长途客车只有两班。其中一班是早上发车,第二天早上回程。这班车赶不上趟,不用考虑。另一班是半夜12点出发,天亮到福州,回程是在下午13时。因为路况不太好,全程大约要5、6小时左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一班算算刚好,林老板就决定乘坐这班车跑一趟福州。由于我多少懂点行,林老板就邀我同行一趟。

28日凌晨,我和林老板带着两台影碟机,坐上长途客车前往福州。客车是卧铺车,躺着睡一觉醒来就差不多到福州了。

一路无话,天亮后顺利地抵达福州。我们吃完早饭后,就直奔福州东街口一家全省最大的电器维修店。

8时30分,维修店刚开门营业,早等在门口的我们赶忙进去,经维修人员检查,其中一台早上就能修好,另一台暂时没零件,得等一星期后才能修好。

林老板考虑了一下,决定去电器商城买一台新的影碟机,加上能修好的那一台,就够用了。另一台等有朋友来福州时再托他取回去。

9时15分,我们就把影碟机留下维修,约好11时来取能修好的那一台影碟机,就前住商城买新影碟机去了。

在商城买好影碟机后,又逛了一会,我们就去维修店准备取回影碟机。

11时,我们到维修店后,被告知影碟机竟然还没开始修。林老板和维修人员吵了一架后,出来个负责人答应马上就修,并少收点维修费,才把林老板安抚下去。

等影碟机修好后,已是12时30分了。我们赶忙打车赶往长途客车站。

一事不顺,就开始诸事不顺,路上堵车了。

等到我们赶到长途客车站时,已是13时15分了,客车早就走了。

想要当天赶回德化,还有另一条路线可走,就是从福州绕路前往泉州,再从泉州返回德化。这条路线路况较好,班次也多,只是得多走一百多公里。

我们没多少犹豫,就急忙上了一辆马上就要发车前往泉州的客车。

客车只坐了一多半人,不时停下来拉客,一路上走走停停,等到磨磨蹭蹭地离开福州时,已是14时20分了。我们虽然心急,可也无可奈何。

客车的速度总算提起来,能正常行驶了。照这个速度,应该在17时30分之前能到泉州,还能赶上17时40分前往德化的最后一班车。20时左右应该就能回到德化了。

这时林老板有点忐忑地对我说;“时间还来得及吗?这路上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吧?”

我连忙安慰他道:“没事,还赶得上,误不了事。”

很多事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真被林老板的乌鸦嘴说中了,意外总是不期而至。

15时40分,客车快到莆田时,我正在昏昏欲睡,客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把我惊醒过来,我急忙抬头一看,糟糕,出车祸了。

一个小青年骑着摩托车从旁边要超车时,和客车擦碰了一下,摔倒到路边不知怎样了。

经过一阵忙乱,等交警和急救车分别赶来,将小青年送去医院后,客车得等交警事故处理,不能走了。

16时50分,我们终于搭上另一辆客车继续前往泉州。

18时15分,天慢慢地黑了,我们终于到泉州了。不过,已经没有去德化的客车了。

林老板在公共电话里交代一个朋友先去歌舞厅帮他照看一下,想了想,决定打的回去。

和一辆出租车谈好400元跑一趟的价格,买了些面包和矿泉水上车后,已是18时40分了。19时左右,司机绕了一大圈去接了一个大块头的朋友上车,我才恍然,他原来是怕我们会有歹意,毕竟是在晚上跑这么远的长途。

出了泉州不久,就开始下起了大雨,能见度极低。这下想快也快不了。

20时45分,车子过了永春县城不远。

有好心的司机告知,经蓬壶往德化的道路因大雨塌方了,正在抢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车,也许得等到明天了。要去德化,只能从另一条路线经介福走了,不过路况就差多了。

我们和司机商量了一会,司机才勉强同意掉头走另一路。

这条路线确实不好走,路窄弯多坡陡,天又下着大雨,车子只能以不到20公里的时速慢慢挪着。

22时10分,快到介福的时候,车子突然抛锚了。

司机和他那大块头朋友穿上雨衣,下车忙活了一会后上车说,车子出问题了,他也修不好了,得等天亮再说了。

22时35分,后面有一辆皮卡开过来了,司机自告奋勇地去把车拦下来,商量说给了对方50元让他捎我们一程。

对方为难地道:“我驾驶室已坐满了,后斗倒是空的,可这下着大雨,也没法坐人啊。”

林老板和我商量一下,就找出租车司机要来了两件雨衣,我们穿着雨衣,把两台影碟机寄在驾驶室,就坐上皮卡的后斗。

等到皮卡车开远了,从盘山公路上面看下去,那辆出租车已经不在原地了,竟然是开走了?

靠,被耍了。

一路上,雨越下越大。在山风吹拂下,我和林老板冷得直打哆嗦。还好剩下的路已不远了,不然非得淋出病来不可。

23时25分,到德化县城了,雨居然也停了。

23时30分,终于回到歌舞厅了,顾客已经是满腹怨气了。不过,在看到我们的狼狈样后,也就不再追究了。

真是一段难忘的“”途啊。


Tag: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