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凶

2020-08-11分享


在N市明仁街10号住着一个闲人,他的名字叫陈先,三十岁上下,他是一个十分刻板的人,没什么朋友,平时最大的爱好就...《猎凶

在N市明仁街10号住着一个闲人,他的名字叫陈先,三十岁上下,他是一个十分刻板的人,没什么朋友,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由其对推理小说更是着迷。陈先讨厌喧嚣的繁华都市而向往于世外桃源生活。他性格孤傲,很少与人交谈,这使他的生活受到很大影响,理解他的人非常少,大家普遍把他界定为“怪人”,很少去搭理他。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他曾多次协助警方侦破奇案,建功斐然。

虽然人们给予他“怪人”之称,但请不要被这字眼误导,他长得不并不怪异。恰恰相反,他身材高大,像一座小山,十分健硕;一头浓密的卷发,像一把刷子,卧在头上;两道剑眉,像用笔画上去的;一双黑色的眼睛,透出一种斗志;一个鹰钩鼻子,十分挺拔;黑里透红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一言蔽之:他是一个帅哥。

陈先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晨总喜欢到自己住所附件的小公园里散步,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很多年。这天,他和平常一样又到公园里散步,突然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女孩拉拉扯扯的,急速地进入到公园的公厕后面。这个男人手中拿着一支铁管,这支铁管样子十分奇特,一眼就能看出来,与大家平时所见到的不同。这个人的长相也十分怪异,长着两个大黄牙,他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陈先突然想起报纸上最近报道过一起连环妙龄少女凶杀案,其中也提到那么一支铁管。陈先赶忙追了上去想看个究竟,可当他赶到公厕后面时,刚才的一男一女已经没了踪影。他四下里再看了看,还是没看到一个人影。这个男人和近期的连环凶杀案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陈先想着,不免忧心忡忡。

回家路上,陈先从报纸上看到本市又发生妙龄少女连环凶杀案的消息,凶徒实在太嚣张了。不行,得制止他!于是陈先向当警察的同学张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提醒警方多加留意此人。他向张丰分析得头头是道,迫切希望能引起警方的重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却遭到一通奚落,张丰指责他无理取闹,并不理睬他。

陈先是个执着的人,他不服气,决定自己调查这件案子,于是展开了行动。经过几番调查,陈先得知,那个拿铁管的中年男人叫李开,是一名中学教师。但他怀疑这只不过是他的表面身份,并不能排除他是连环凶杀案凶手的嫌疑。接着陈先每天监视着李开的一举一动,希望能查出一些丝蛛丝马迹。

一连跟踪李开半个月,却仍然毫无头绪,但陈先却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终于,在一个阴暗的早晨,李开又带着一个女孩来到一个桥底,手里依旧带着那支铁管。直觉告诉陈先案件即将发生,于是就又悄悄地尾随而去。他躲在暗处观察着李开的一举一动,稍有异动他就上前制止,将他制服法办。

突然,他看见李开抡起手中的铁管,他要作案了!陈先剑及屦及,一个箭步奔将上去,一把便将李开放倒在地。然而最后才弄明白,事实根本不是他想象得那样,那女孩是李开的学生。李开并不是要对女孩行凶,一切完全是误会,他引来的是一阵责备。陈先尴尬极了,他自己也恨不得自己嘴巴。也许他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李开并不是凶手,他只不过是个正经的老师,他应该放弃调查。

这时候陈先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告诉他说是明天在粉同大厦将有一起凶杀案发生。于是陈先不顾一切赶往那里制止这件凶案。然而在路上,他的汽车的刹车坏了,险些送命。有人对他的车作了手脚,目的就是否他的命。

但粉同大厦并没有凶案发生,这只是个骗局。回想这件事的始末,匿名人做这么多事无非就是想警告自己,不要再追查连环凶杀案,而匿名打电话者可能就是凶手。

偶然间他在街碰到了李开,李开劝他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不要再调查下去了。但陈先沮丧过后,理智告诉自己不应该就这样认输。他苦思冥想,他还是觉得李开可疑,他是不是应该重新回到当初的案件上去?

稍作休整,陈先决定不计一切代价,继续跟踪李开。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他总是觉得有人在暗地里盯着他,监视着他。费了好些气力好不容易终于才把盯梢者甩脱。可随之陈先从警方那里得到一个消息,就是李开失踪了。紧跟着有人在河边发现一具男尸,面部已经血肉模糊,分辩不出死者的容貌。但警方从死者身上找到一张身份证,是李开的。因而警方断定死者是李开而结案。陈先除了气愤警方处事草率外,也实在无可奈何了。

警方不再调查男尸的身份,因为他们断定死者就是李开,但直觉告诉陈先,李开的死不过是一个假相,李开仍然活着,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自己的活动,近期他一定又在策划着一次更大的犯罪。

在一个晴朗的正午,在一个暗巷里,他发现了李开的踪迹,他忙跟上去,但最后却还是跟丢了。事实证明果然如陈先所料,李开并没有死,他假死的目的只是想让陈先放弃追查他。陈先肯定将有一起新的凶杀案发生,他必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陈先抖擞精神,一刻也不放弃案件的调查,仍死“咬”着李开不放,继续寻觅着李开的踪迹。

一个下着大雨的正午,高效的一座废桥下,陈先终于又在李开行凶前出现在他面前。但当时李开已经把一个女孩绑架,陈先的突然出现也让李开感到万分意外,因为他自认为自己的行动隐密极了。发现陈先,李开眼露凶光,抡着铁管就向他杀了过来。铁管“呼”地一声扫了过来。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就是袭击他的头部,想置他于死地。陈先赶紧往后一退,忙把头一缩,闪过这一击。这一着虽落空但李开并不放弃,又狠扑过来,疯狂地猛追狠打一通。受这一连串的攻击,陈先头部受了点伤。陈先赶忙还击,一个高飞腿想将他放倒,但对方身子十分灵活,一个侧身躲过。看来他低估了对方。

陈先抖擞精神又再进攻,趁对方不留神,迅速一把钳住他的手腕,猛力一扭,把他手上的铁管振落,顺势一个勾拳直击对手右脸颊。对方不敢怠慢,用右臂使劲一扫勾住陈先的脖子,一使劲就把他放倒。陈先起身立马又向对手扑去,二人纠缠在了一起,你一拳我一掌,有来有往,彼此都已筋疲力尽。博斗持续了十几分钟,陈先气力不支,处于弱势。对方见缝插针瞄准他的眉心就是重重地一拳击下,陈先直觉两眼直冒金星。

情况在这十分危急的当口张丰赶来了,有了张丰的帮助,陈先也总算松了口气。张丰十分勇猛,和李开斗开了,双方杀得难解难分。突然李开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从侧面袭击,直冲他小腹刺入,张丰猝不及防,被他刺了一刀,血流如注动弹不得。陈先见势,跳了起来,寻找机会。趁对方不备,从地上抄起一块木板,“呼”地就向李开小腿狠地一扫,李开被翻倒在地,惨叫不止。形势再次变得对陈先有利,他正想上去制服李开时突然一个黑影扑了过来,一把将他放倒,两只手也被手铐锁住。陈先抬头一看,袭击他的竟然是张丰,他的双眼布满了困惑的神色,他实在想不通张丰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开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张丰身边,两人得意地相对而笑,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张丰看见陈先一脸的困惑,想到他也快死了,于是便将事情全盘托出。

陈先从张丰口中得知,原来李开和张丰相识于三年前。说来也巧,他们两人的命运是那么的雷同:他们两个人的母亲都是自杀而死,并且自杀的原因都是被自己的丈夫抛弃。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人的丈夫都是同为妙龄少女迷惑而抛弃自己。因而张丰和李开恨自己的父亲抛弃母亲而使其自寻短见,但他们更痛恨的是迷惑父亲的女子。每每他们看到卖弄风骚的妙龄少女,便不由得萌生杀机。两人同命相怜,以警察和教师的身份作掩护,以杀尽风骚女子为己任,于是近期的连环妙龄少女凶杀案便由此而来了。

张丰向陈先说出实情后,从腰间拔出手枪,正要杀掉他。这时一队警察像从地上冒出来似的,擎着枪拥围上来,嘴里吆喝着“把枪放下”。原来是他们打斗时有人经过,看见有人斗殴便报了警。陈先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捡回了一条命。


Tag:猎凶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