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影子

2020-06-21分享


歌谣从山里传来。四周静静的,我听得特别清晰。摆在我眼前的是童年的影子和满载着思念的键盘。孩提时期盼自己快点长大...《童年的影子

歌谣从山里传来。四周静静的,我听得特别清晰。摆在我眼前的是童年影子和满载着思念的键盘。

孩提时期盼自己快点长大,认为长大后梦想中的一切都会实现。那时,我们几个孩子,站在黄土坡上高声呼喊,把目光眺望着山外,想象着山外那个充满憧憬、充满希望的世界。

我们十多岁了还足不出村,一些出过村的人们回来聊一些山外的事情我们总是听得津津乐道。山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神奇?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是一个个问号。带着这样的问号慢慢地进入了梦乡。在梦里还是足不出村,没有离开村子连梦里的人和事也是村子里的。

那时,我家住在一个叫“罗家窝”的村子里。解放时叫复兴大队,后来撤大队设村,村名叫“罗家窝”。 “罗家窝”因地形而得名,四面环山,山下是一个不大的村庄。一条小路延着小溪边,伴着错落的群山绵延山外。除了大人们偶然走出山外买点盐外,其它的时间几乎全部是在大山里度过的。

山里一年四季可以种菜。除了冬天只有大白菜和萝卜外,其它三季都有四、五种菜。一般大人们都会把春季多种的豆角晒干、夏季多种的青菜腌成盐菜。待到冬天少菜的时候再拿出来过冬。

冬季的村子冷的时间较长,少不了烤火。在家全靠早已备好的木柴取暖,上学可就真的是苦了我们。学校在高山头上,高得难上青天。路只有尺把宽,头天晚上被冰霜打过之后,路面上全是冰,路旁的杂草全都压在路上,行走起来非常的艰难。每到冬天,我们就把丢弃了的破旧洋瓷碗捡回来,在碗的两边对称打个小洞穿上铁丝作为提手。上学出发之前,在火炉里钳上几个火碳放在洋瓷碗里。一只手提着铁线,另一只手伸在洋瓷碗上烤。

早晨山里的冰冻比较厉害,放眼望去全是白白的一片。在冬阳的照射下迷人眼,到处是“啪啦啪啦”融冰的声音。我们这伙顽皮的少年,顾不上寒冷,一路上四处摘“冰棒”。看谁的大,谁的漂亮。到学校里时,才发现几个红色的火炭变成了黑色,炭的上面还残留着一层白色的灰。“冰棒”足有吹火筒那么大,融化得成筷子那么小了。手也早已冻僵了,几根手指怎么也伸不直。

无论冬天多么寒冷,那时我们脚下穿的都是解放鞋。不能穿凉鞋的时候,父亲就会去买几双解放鞋回来。从这个时候开始,只要是白天解放鞋就不离脚。到了冬天的时候,鞋前面已经被脚指头“磨”破了一个洞。单薄的解放鞋穿在脚下特别的冷。每年冬天我的脚跟总会发冻疮,又红又肿,又痒又痛。时间久了,红肿的地方慢慢地变成了乌色,后来腐烂了起来。每天早上轻轻地把袜子穿上,晚上得用热水浸泡湿了才脱得下来。腐烂的皮也沾在袜子上脱了下来,最后只留下鲜红的肉和疼痛。

那时,农村里除了解放鞋没有其它的鞋卖。镇里也没有保暖鞋卖。县里有,但父亲都是几年才去一次,去一次要准备好久。连车费都难以支付,哪来的钱去买鞋。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开始思索着怎样做一双保暖鞋给我过冬。母亲最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布鞋的鞋尺和鞋底上加点棉花,就这样做成了一双棉鞋。这鞋穿起来比解放鞋是要暖和得多。落雪,下雨怎么办呢?布底只能晴天穿。后来,母亲又想出了一办法,把穿破了的解放鞋底剪下来,然后用些钉钉在棉鞋的底部,然后在鞋尺上缝上鞋皮,就这样为我做了双雨雪天也可以穿的保暖鞋。有了这双鞋之后,我的脚比以前好了很多。冻疮还是每年都会发,脚却再也没有冻烂过。

十月正是捡茶子的时节,在农村里捡茶子的时间是统一的。父亲接到第二天捡茶子的消息,母亲头天晚上十点钟就把饭蒸好了,留着一点炉火热着窝底,怕饭冷。四更时分母亲就起床把菜做好,差不多五更就把我们全叫了起来,吃完早饭我们就跟着父母“蹑手蹑脚”上山去了。按年龄大小分工,大的上茶子树帮忙采摘,小的在山里“巡逻”。那时盗茶子的人很多,茶子是村民的主要收成之一。采茶子的时间往往是半个月左右。收成好的年岁,我家一年大概可以采摘到15担左右。母亲还要去别人采摘过的山林“复捡”,每年至少可以 “复捡”出五担左右。一年采摘20担茶子的人家,可算得上大丰收。

母亲把采摘回来的茶子倒在火炉炕上炕干,再送到“油榨”去“榨油”。放了学,我们不想回家,径直往河边的“油榨”跑。远远地,传来“咣当”、“咣当”的撞击声。我们一群孩子,顺着声音的方向一阵疯跑,涌到油榨坊门口。

油榨坊里热气腾腾。靠东边是一排大灶,灶里烈火熊熊,灶上几口大铁锅正在炒着茶子。父亲挥着一把铁锹,不停地翻动着锅里的茶子,那茶子便在锅里翻滚跳跃,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靠西边是油榨,用一株巨大的樟树杆做成。樟树横卧在地上,中间挖成空槽;那炒熟了的茶子便用禾草包成一块块圆形的大饼,迭起来放进榨槽里;然后用坚硬的柞木做成肿樱巡枳颖方簟S驼デ按游萘荷洗瓜乱桓稚踝乓桓剂秸沙さ某林氐暮崮荆父霭蚶驳拇蠛悍至泻崮玖奖撸纱蛲返恼瓶兀⒆趴诹睿蠹“哟呵”、“哟呵”地喊着号子,齐心协力地将横木向着榨槽上的木肿踩ァK孀拍忠坏愕愕慕耄词斓牟枳颖徽ジ桑瞥纬蜗闩缗缇Я镣该鞯牟枳佑捅愦诱ゲ劾镢桡璧亓鞒隼矗实接驼サ紫碌囊恢淮笥透桌铩

父亲把榨的茶油挑回家装在缸里,放在楼上的墙角里。有一次,我与弟弟捉谜藏,弟弟无处可藏跳进油缸。结果无处寻找我自是认输,弟弟从油缸里出来哈哈大笑,楼板上到处是油。母亲气得咬牙切齿,好得父亲当时不在家,否则弟弟难逃一打。母亲用洋碱帮弟弟洗了四、五次,身上还是没有去除油味。

很多年过去后,灯火点缀的山窝早已消失在城市的楼群中,梦想的孩儿也早已飞出了山窝。童年的影子,像一座踏浪的青山,从芬芳的山路走来,静静的回望,时而悠远,似流云随风飘渺。儿时的记忆,像一片广阔的田地在阡陌的小路延伸,匆匆的脚步,时而欢快,如彩蝶伴花翩舞。


Tag:童年 , 影子

下一篇:月下刺桐阁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