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下足E

2020-06-30分享


台湾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人情味重,文化底誉好。我只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我喜欢把我所看所听的写下来,这样才能真正切...《_下足E

台湾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人情味重,文化底誉好。

我只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我喜欢把我所看所听的写下来,这样才能真正切切的表达我的情感,而且我所表达的仅仅代表的是我个人的思想,我健谈,但是我不谈政治,我只谈思想,只谈风景,只谈感受,只谈文化。我知道我只是一个路人甲,一个微不足道的过客,匆匆来,匆匆去。

当我在台中开始南下时,恰巧我刚刚看了一本写关于台湾南下风景的小说,让我带着更加深厚的情感,渴望着去看看笔者眼中的南下,同时更是想像着这一路的风景,我名下虽是去探亲戚,但更带动我的是一路的风景:台南-高雄-屏东。先请原谅我的世俗话的思想,因为我不知道在我笔下的台湾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所谓不知者不罪。

台南——我的第一站,刚刚下火车门口,就看到一位年老87的舅公和他女儿在火车站等我,舅公一看到我,就紧紧的跟我握手拥抱,我何尝何德让这样一位老人在车站站着等我整整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被这样的情景惊呆了,我感觉我是被他们握在手心,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不再有孤单,不再有无助,第一次,我牵着老人走路。我记得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世之时,我也从未牵过他们的手,甚至去跟他们表达过自己的情感,有时我也后悔过,为何要在人不在了,才会懂得要孝敬他们一番,树欲静而风不止,子裕养而亲不待,哎,所以有时甚至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冷血的人,我不会主动去认识人。

我常常更喜欢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我不想被别人看穿我的世界,也许自我保护感太强了吧,这是我一直用来安慰自己的话。看到舅公阿姨这般热情,让我更加相信,接下来的几天,我会过的很愉快,舅公告诉我台南从发展到现在的历史,从被荷兰人殖民开始以来到的台南一路的历史,让我对这个地方肃然起敬,阿姨开车带我去看历史留下来的足迹——房子,这些古建筑都是曾经日本人手中留下来的,这些日本风的建筑式一看就可以明了,我觉得我自己很享受,一边看风景,一边听着老人讲故事,台南是一个古建筑味的很重的地方,这里见证着历史的发展与结束,孔夫子庙还在,里面呈现着孔夫子及他的七十二位弟子及他们妻子的灵位,我站在那里面沉重的看了几眼就匆匆出来,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其他我就不再细细道来了,。晚上,我就在阿姨家过夜了,阿姨是个大学的美术主任老师,听说阿姨画画很厉害,一看她所画的画,让我对她更是敬佩,她的画曾进过台湾展览会场,她去过很多地方去画画旅游,可惜她的生活就是跟着画画过了一生,她说画画就是她的人生,一诺大的房子就她一个人住,犹如别墅般的房子就这样空虚着,画画就是她的人生吧,也许对她来说婚姻会是一种束缚生活的方式吧,所以舅公舅婆有时就会过来陪她一起,真的,艺术家的生活真的很艺术,一看她房子的摆设就可而知了,这样的生活确实很亲切很美好,可惜就是少了点热闹,或许因为她是个画家吧,喜欢安静式的生活吧,才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活着。

高雄——填海造陆的城市,它的壮观应该就是水吧,澄清湖是它着名的代表作,人工造的最大的湖,以前养育着整个高雄的子民,我们开车走进了澄清湖,车子一边开着,舅公一边介绍着他的由来,当我写这段时,我有点恨不得想说,我是不是老了,怎么记性变得这般的差了,真感叹舅公那么年来了,记性却比我的好上几千倍呢,好吧,我还是回归我的话题吧,澄清湖,也是日本人当时为发展工业而建造的人工湖,那是从淡水河引上来的水,经过过滤后变成现在的湖,这个人工造湖很大,后来的后来,为发展经济,这里又被整修成观光一区,湖中央有建一小岛,为纪念这个湖的由来和它的岁月,除讲湖之外,还有就是那里着名的博物馆,那里面都是一些着名的展示物品,还有大屏幕电影,舅公每每有机会,都会去那里看一场电影,这是他的爱好。

我还想介绍一位阿姨,我应该叫大阿姨吧,她是个盲人,可惜你别小看她,她可是音乐家哦,她会唱歌,舞蹈,小提琴,钢琴,还有口琴,今天高雄就让我眼开一见,她唱歌吸引了很多路人过来听,她跟我说了她大概的一生,从18岁以前,她的生活是学习生涯,从18~28岁她的生活进入了音乐艺术般的生活,从28~38岁她的生活又进入了语言学习的生活,她会说6种语言,她喜欢用6种语言来跟她丈夫吵架,但是她最讨厌就是用国语来吵架,因为他可以听懂,我也随风逐流地默许了她的说法,没错,如果是我的话,我也是,我也喜欢用别人听不懂的话来骂人之类的,可惜我还没这能力,所以还没这机会去骂人啊,吵架啊,但是我觉得我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不想我的人生是这样的,从38岁以后,她的生活进入了神般的生活,她开始信仰基督教,她相信耶稣会给她带来好撸??嘈乓?d可以保护她,这是一个人的信仰,一个人心灵的归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她生病后眼睛开始失明的时期吧,才开始信仰基督,信仰神的存在,才给自己找了一个心灵的依靠。但是在我看来她都是很厉害,很勇敢的一个人。

屏东——台湾的最南端,天气最热的地方吧,这我没那里住过,所以具体的我还是不是很清楚的,在屏东最可惜的就是我没去垦丁,垦丁是屏东最着名的地方,可惜我没缘去,时间安排的太紧了,这是我觉得最可惜的地方了,没有去垦丁,我记得书中有记载垦丁的故事,台湾最尖角的部分,哎,没事。我相信我还是有机会去看垦丁的。在屏东我第一次吃了日本料理,本来还要吃泰国的,韩国的,可惜总是期望去吃的时候,就狠狠的被时间给阻碍了。

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事情,舅婆虽然也是80几岁了,但是你却料想不到,以她的年纪,还会开机车,还会每天凌晨六点去组织带队教阿姨们伯伯们跳健美操,这舅婆压根就是老顽童嘛,老是喜欢讲笑话之类的,还说要教我学做蛋糕,好让我可以带回学校去吃,所以早上六点多我就起来跟着她学习做蛋糕,这该是多么为妙为俏的生活啊,让我看了都羡慕死了。我还要说的是他们一家都是基督教的信徒,信仰着基督教可以给他们带来平安,所以每次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傻傻地看着他们先陡嬉环?笪椅才_始吃饭,这也是他们吃饭最有特色的地方。我喜欢他们一家这样的生活方式,和谐融洽,欢乐。可惜自己却……

在这一路上,我还认识到了马来西亚的华侨安娜阿姨,牧师苏叔叔,他们都很热情,第一次初见,让我最尴尬的是:我的普通话,竟让他们以为我也是马来西亚的华侨,作为一个华人,真是不该的不该啊,由于他们的生活方式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所以他们也看过很多地方,去过很多地方,有谁知道,我作为一名大学生,当他们跟我讲英语时,我竟是傻傻的听着嘻嘻啦啦的讲话,我只知道他们有讲,却不懂他们讲的是什么,那是一种可悲啊,我自认为自己英语不错,可见这是小巫见大巫啊,笑死了。我发现跟他们一起,我喜欢讲我们大陆的东西,我喜欢跟他们辩驳,他们讲他们眼中看到的大陆的模样,我总会情不自禁的纠正他们错误的说法,看法,但是也是水到有止,因为我看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而且我处于这样的环境,我还是保持沉默是好。

当一个人出来之时,爱国思想真的会很重,会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去维护自己祖国的名誉,以前爱国在我心中,好像根本就没什么一样,但是在后面,我却有深深的体会,就如苏牧师所说的一样,在一个地方久了,若不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思想也会变的固执起来,世界观大了,思想也会跟着变化的,他说,走出来,有代价,但也是值得,也会有异想不到的收获,所以跟他们一起我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我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他们也会跟我讲很多东西,文化,我也相信文化是没有界限的。

也许我所写的观点会有错的,但是正如我所有的,我仅仅的个人的眼光看问题,我很单纯的只是想要表达我对台湾的感情罢了,台湾深深的吸引我的不仅是文化,是特色,更是这里的人情味,但我对台湾却没有一点留恋,因为我不属于这里,我们的倒计时还在,我们还等着回大陆去,那里才是我改留的地方。


Tag:下足

上一篇:醉在秋雨里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