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在面前,也在记忆里

2020-10-26分享


江南,有水的清纯,有雨的珠润,是轻盈灵动的,是温婉秀丽的。江南的雨,比别处更湿;江南的水,比别处更清;江南的湖,...《江南在面前,也在记忆里

江南,有水的清纯,有雨的珠润,是轻盈灵动的,是温婉秀丽的。江南的雨,比别处更湿;江南的水,比别处更清;江南的湖,比别处更多。江南是梦中的水乡。

江南,周庄的乌蓬船轻轻地摇,碧波荡漾的湖水落入眼底,茫茫无际中,心漾起一圈圈涟漪,坐在船头,面前的情景几回回泛上心头,只愿船不限时地摇下去,那水,那乌蓬,那碧波,那远影,和自已可以更久长一些……

去江南几次,心中的雨巷却未出现,是没有下雨,还是小巷待在江南的一角,专等某个成熟的时机?

记忆中最早的江南,不在乌镇,不在周庄、秦淮河,而是在江对面的小镇上。那里的学校环境优美,狭窄的长街,拥挤的人流,摆杂货的小摊子,路边大片齐腰深的玉米杆,一行人边走边聊,从巷口这边走到巷口那一边,脚踏上轮渡,视线还在不停地回望。长江隔住了你我,却隔不断对江南的惦念,那旧模样还在吗,想来该是天翻覆地的变化了。

此刻,行驶在江南的大地上,嗅着江南的气息,零距离地接近,江南的美又在触摸之中了。车子向前,路边的护栏疯了似地往后退,青山农田却在视野里缓缓后移,其实车子经过一座山时间很短。

地毯似的绿,将视野塞得满满的,高的矮的,到处都是青一色。那大片的庄稼,一望无际,几朵红花从绿叶中探出头,只有她们是红的,喜洋洋地招人眼目。一条河穿越大地,劈开两边的绿色,一眼望到底地清澈;一栋栋白墙灰瓦的楼阁,色调古旧,玲珑中有小家碧玉的清秀。仿佛一幅水墨画涂在原野上,格调是素雅的,面前的江南是秀丽的。

山路像条蛇一样从绿色中钻出,不断蜿蜒着向前,车子在曲曲弯弯的山脚下穿行,空气似在水里荡了荡又爬起,是出浴后的清新和湿润。天穿上件老头衫,一本正经地故作深沉,云层在加厚,看样子要下雨了,莫非江南的《雨巷》要出现,果然,不一会雨点就落在车窗玻璃上,大而密,前方视线全被挡住了,雨刷不停地摆动,玻璃还是被雨水弄得模糊一片。这不是江南的烟雨,是江南的性情。

雨有种急切的气势,少了缠绵,比想象中的江南雨大多了,心中有点遗憾。车驶过一段路,雨突然停了,前方路面干燥,如同刀切的另一个天地,山区雨呈块状分布,云聚在哪雨就落在哪,来得快去得也快。江南雨,雨江南,江南离不开水啊。

江南,骨子里有水的性情,小舟荡漾,划浆的手或快或慢,船工性起时扯开嗓子,龙船调扬着原生态的唱腔,九曲八弯高高低低,荡起一路银白细碎的水花。湖水环城而过,支流绕在民居的脚下,悠悠起波,河流不急不慢地穿过房舍,带着几分混浊,把生活的浓浓气息融进水里。小桥跨在河上,步子迈得很大很豪迈,大得连结上两岸的房屋,一串串红灯笼悬在屋檐下,倒影挂在水里,一种别致的风格,一种古朴的风味,掩不住地扑面而来。

江南在面前,也在记忆里。江南的气息是灵动的,在一吸一呼中,遍布山山水水,不管在江南的哪个地方哪个景,只要脚踏上江南,心就属于江南了。


Tag:江南 , 面前 , 记忆里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